直升机助力海外医疗防疫物资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直升机助力海外医疗防疫物资第一时间送达发稿时间:2020-04-03 08:08:55


根据疫情防控要求,三峡机场自1月26日起,国内航班停航;1月28日起,国际航班停航。图为郝柏村(来源:台媒)

蝙蝠的基因筛查导致了MTHFD1这个全新的抗病毒药物靶点及carolacton这个抗病毒小分子的发现。这个结果也提示我们可以从研究蝙蝠的病毒感染机制中学习到如何应对病毒感染。湖北日报讯 3月29日零时06分,搭载着64位乘客的福州航空FU6779航班从宜昌三峡机场腾空而起,飞往福州。这是该机场首架复航的班机。

作者们提到,2003年的SARS、2014年的埃博拉以及2019年末开始暴发的的新冠肺炎均给世界各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恐慌。诸多证据支持蝙蝠是这些致病病毒的共同的天然宿主,病毒从蝙蝠到某个中间宿主传播最终导致了疫情的大规模暴发。

他们认为,该研究成果不仅能助力新冠病毒药物研发,有力抗击疫情,更为人类未来抗击突发病毒流行打下基础。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虽然蝙蝠可以携带多种致病病毒,但是这些病毒却不会对蝙蝠造成明显的症状。蝙蝠对病毒的高度耐受性可能也是其能携带并传播多种病毒的重要原因。

蝙蝠为何“百毒不侵”?

周鹏等人此前也证实,蝙蝠体内总是保持了一定量的干扰素表达。干扰素是一个很关键的抗病毒蛋白,如果它在身体中总是保持“低量”,就相当于动物本身具有“全天候保护”的防御机制。

郝柏村是江苏盐城郝荣村人,1919年8月8日出生,这位在台湾地区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历任台“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国防部长”、“行政院长”、 国民党副主席等党政军要职。

通过对两个课题组的筛选结果进行比较,研究团队发现其中都包括细胞内吞作用和蛋白分泌通路的重要基因,这些跟人类细胞的病毒感染是类似的,说明蝙蝠细胞和人类细胞的病毒感染对这些通路的依赖是保守的。

此外,谭旭实验室的这项工作由清华大学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应急专项课题,北京市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清华-北大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和国家自然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联合资助。